青 铜 故 里 写 风 流

编辑发布:网站新闻编辑部   时间: 2017-03-29 【字体:

——二公司武九客专建设纪实
徐天兵、吴剑

 

    春暧花开时节,在烟波浩渺的大冶湖上,三座大桥并列横跨,雄伟壮观,形成一道独特的三桥卧波奇观,仿佛一座无字丰碑,默默诉说着建设者们的无尽风流!

开篇:战鼓催征西风烈

    急,急,急!
   “无条件服从命令!”“明天务必报到!”
    2014年10月底,伴随着深秋的萧瑟,一条条指令迅速传遍二公司各个项目。“三天之内所有人员必须到齐,一周之内项目入驻并同步展开前期施工......”
    武九项目一上场,就呈现出超乎寻常的紧张和急迫。
    “没办法呀!”集团二公司副总经理兼武九客专项目经理陈红兵告诉笔者,“武九客专湖北段比江西段晚开工一年,但两者要同步开通,而我们一标正好位于铺架起点,要保证铺架不挡道,还要再提前一年,相当于缩短了一半时间,工期太紧了!”
    “湖北是我们公司机关驻地,创誉湖北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二公司主管领导指示,“我们不但要配齐配足人、机、物等各种施工资源,而且要强配、超配,再困难我们也要拿第一名!”
    29.731km的管区,二公司设置了四个工区,每个工区都是按照项目部架构,配齐六部四室。安伟、强俊涛、苏永、刘仁喜……,这些曾经主政一方的大将,在这里却只能作为项目部下属的工区负责人。公司党委书记朱新文更是亲自坐镇,蹲点帮扶达一个多月。项目部下属的大小施工队伍前后共计200多个,各路精英汇聚武九,现场施工人员近两千人。
    跑步进场、快速建家、快速打开施工局面,大干的氛围迅速传染给了每一名员工。一周之内完成安家建家并入住,一周之内实现前期开工,每一项任务都紧迫而艰巨,以至于项目财务部长徐宜山感慨地说“办公楼走廓的脚步声都是急匆匆的!”
    “每天早上六点起床,经常半夜12点还在加班。”项目总工阳六仔告诉笔者,“除了早例会,项目部还要开晚会,早上安排部署一天的工作,晚上通报进展、总结情况、商讨解决方案,加上各种各样的专题会,晚上都没有闲过!”阳六仔说,“项目部订的规矩是事不过夜,立说立行。下达的每个节点都是硬指标,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高效的运作带来高效的成果,项目部在全线率先实现了第一个安家建家、第一个试验室通过验收、第一个拌合站建成使用、第一根桩开钻等多项第一,首战告捷,顺利实现开门红。

序曲:青铜故里征拆难

    难,难,难!
  说起武九项目的征拆工作,项目书记吴剑满怀感慨,“征拆工作本就是天下第一难,武九的征拆更是难上加难!” 吴剑介绍,“武九项目跨黄石市、大冶市、阳新县2市1县7个乡镇区23个行政村,仅房屋拆迁面积就达21万多平米,需拆迁企业31家、迁坟6000多棺、国家级和省级古遗址7处、宗族祠堂4座。还有中学、铁路工务段、古树、林地等,征拆范围内鱼塘、水田密集,拆迁数量之多、难度之大在公司都是史无前例的。”
    一方面是急如星火的紧迫工期,一方面是千头万绪、进展缓慢的重难点征拆,如山的压力给项目部的前景投下了一道巨大的阴影,怎么办?!
    “铁道兵前无险阻!”这只队伍虽然脱下了军装,但千锤百炼的铁道兵精神却历久弥新。“关门日期已定,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拖延。只要我们拿出攻无不克的决心和勇气,迎难而上,众志成城,就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项目经理陈红兵的话掷地有声、铿锵有力!
    分片包干、重难点突破、定人定点定时间,项目部从全公司抽调协调精英11人,组成了最为庞大的一支协调队伍。他们走村窜户,到田间地头和群众家里一个个做工作,一次次作沟通。为了准确掌握宣传征拆政策,每个协调人员出门前都背着一个小背包,里面装了十几份各类政策文件,随时随地给群众查阅讲解。“从早上出门到深更半夜回来,中午基本上是开水就方便面,一天下来,嘴都磨干了!”副经理周海峰告诉笔者,“辛苦都不说,还经常会吃闭门羹、遇冷眼,甚至有群众对赔偿不满意把气撒在我们身上。”“这个活太难干了,受尽了委曲和艰辛,说多了都是泪呀!”
    既不能提高征拆补偿标准,又不能野蛮强行施工,剩下的只能是依靠地方政府,采取锲而不舍的钉子精神。每天早上8点前,项目书记吴剑都会准时出现在政府门口,地方政府办人员开玩笑地说:“吴书记比我们上班都积极呀!”吴剑却不管这些,软磨硬泡也罢、低声下气说好话也罢,反正是问题不解决不走,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最重要的是尊重别人”。副经理周海峰告诉笔者,“七里冲隧道出口有三十多亩林地要征拆,产权属于七峰山国有林场,也是正县级单位。地方上和我们说,这地不好征,场长石正军脾气很倔,不好打交道,估计会成为一个大难题。我第一次去的时候,石场长出远门了。于是我就天天打听关注他的行程。他刚一回来,我就提了两袋水果亲自登门拜访。他看我们这么诚心,很受感动,当即就和我们签订了征拆协议,各种手续办理也是一路绿灯。本来的大难题成了最早的突破口,七里冲隧道也因此成为全线第一个贯通的隧道。”
    一个个难题逐一破解,一道道难关逐步跨越,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最终成功完成。2015年底,项目书记吴剑荣获中华全国铁路总工会颁发的火车头奖章,他也因此成为二公司乃至集团公司唯一一个因征拆工作完成出色而获此荣誉的人。

和声:洪水漫漫路不尽

    雨、雨、雨!
    2016年夏天全国性的大洪水至今还令人记忆犹新,而黄石似乎更得雨神眷顾,从3月份就一直下。“工地上到处淹!”常务副经理黄湖军介绍,“在武九印象最深的就是雨了。抢晴天、战雨天是我们最真实的写照。抢险成了家常便饭。一边下大雨,一边要干活,夏天时,一身雨一身汗,根本分不清哪是哪!”
    工地自身的影响还在其次,作为负责任的央企,支持参与地方上的抗洪救灾成为项目义不容辞的责任。
    2015年4月9日晚6点半左右,项目部正在吃晚饭。项目总工阳六仔接到电话,路局设计代表通报老武九铁路石佛岭隧道进口出现险情。放下电话,阳六仔饭都没顾上继续吃,立即组织40多名工人带上工具赶赴现场。到地方一看,发现是武九下行线往九江方向被隧道口跨下来的土方掩埋了100多米。险情就是命令,项目部配合武汉桥工段立即展开抢险工作。由于是在轨道上,锹、铲等工具都不好用,于是他们就用手搬,徒手清理跨下来的土方。在雨水中连续干了近三个小时,直到看着列车缓缓通过,全体抢险人员才松了一口气。
    2016年7月11日,在湖北汛情最严重时,大冶湖也出现险情,水位不断上涨。大冶湖监测水位20.89米,超出保证水位0.39米,随时有漫堤危险。从晚上11点开始,项目部组织200多人、准备好砂袋、钢管、挖机等防洪物资设备,沿湖布防,严阵以待,最终成功排除了险情。两年来,项目部共出动机械设备200多台次、1000多人次参与地方抗洪救灾,成为当地抢险救灾的一支生力军。
    地方铁办一位负责人当时表示:“今年的汛情不比98年小,但大冶市受灾却小得多,中铁十一局功不可没呀!”

高音:千磨万击还坚韧

    快,快,快!
    面对紧迫的工期,项目上下只有这一个念头。然而,一些难以想象的难题却不期而至,仿佛是要刻意考验这支队伍。
    全长5050米的大冶湖特大桥是全线的重难点控制工程,穿大冶湖中心而过。为了在湖中修桥,只有先在湖中筑岛,搭建起墩台施工的作业平台。按实测水深,原计划填筑1.5米深,可以抢在雨季前把水中墩完成。但2015年的雨季来得太早了,从三月份开始就一直下,水中墩仅完成三个湖水就不断上涨,大冶湖中间筑岛的深度也从1.5米增加到2米、3米直到4.5米。加高就要加宽,工程量成倍增加,最终湖中作业平台填筑土方55万方,是计划填筑13万方的5倍还多!
    大冶湖特大桥主墩桩径设计2.5米、桩深75米,看似与普通的1.8米、2米的桩没多大区别,但实际施工却天差地别,因为2.5米桩径太少见了,整个国内仅有几台钻机有这样的钻杆,数量的稀少无疑大大增加了项目施工难度。除此之外,大冶湖特大桥有9根桩为溶洞桩,设计深度55米。但在实际施工中,由于地质变化复杂,发现溶洞下面还有溶洞,最终穿过5层溶洞才钻到底,桩深也从55米增加到84米。普通桩一天成几根,而这9个溶洞桩平均半个月才成一根,项目部不得不单独为这9根桩设置一个施工队伍,仅溶洞混凝土就超耗1.6万方。
    全长604米的黄达山隧道只是一条小隧道,按理来说施工非常简单,但就在管棚刚打了上半部分时,洞口上面的土全滑下来了。一勘查才发现,洞口上方有一处尼姑庵,在建庵时将修建时的弃土堆在了隧道口的上方,形成了松散的堆积体。而设计上是原状土,结果一施工,就全跨下来了。项目部只好改变原方案,在洞口位置增加19根抗滑桩,并修建了5、6米高的大挡墙,才成功通过了堆积体。
    相比黄达山隧道,全长1027米的石佛岭隧道是真正的高难度隧道。隧道设计围岩就非常差,施工时发现是半石半土的结构,硬开挖挖不动,放炮吧,这边放那边跨,每前进一米都困难重重!
    作为一支屡经考验的铁军,这些困难当然压不跨他们。常务副经理黄湖军的理念就是:以快制胜。他告诉笔者:“快才是硬道理。如果斤斤计较算小账,则最后不但进度上不去,形象受损失,成本也会大幅增加。”项目部以快为核心,技术上的问题就开展科技攻关,施工上的问题就增加人力、设备资源。通过严格考核,及时奖惩,把压力层层分解、层层传递,最终形成了“千斤重担人人挑、人人身上有指标”的良好氛围,施工进度也在克服各种困难中突飞猛进、一路凯歌,始终走在了全线前列。

尾章:铁军风流美名传

    严,严,严!
    在武九项目施工的队伍纷纷感叹,“武九的要求太严!”有好几个队伍适应不了,主动退场,“这个活我们干不了!”
    使这些队伍知难而退的是武九项目近乎严苛的质量标准:钢筋集中加工、物资统一供应、全面推行标准化、质量一票否决、零缺陷管理......,而这些仅仅只是开始!
    涵洞浇注模板通用的是小钢模,但在武九项目,为提高光洁度,达到内实外美的效果,项目部统一更换成了大块钢模,就连平时用木模和小块钢模的端头模板,项目部也全部采用钢模。隧道喷射混凝土传统采用干喷工艺,虽然反射量大但施工方便、操作简单、速度快。相比之下,湿喷工艺虽然质量效果好,但一台湿喷机要投入上百万,且对外加剂质量要求非常高。面对这种两难局面,项目经理陈红兵果断决策:全部采取湿喷工艺。他说:“湿喷是大势所趋,这个钱不能省!”
    项目路基填筑原设计有28万方利用方,但经检测得知,这是一座风化山,作为客专填料将留下质量隐患。怎么办?对十一局人来说,这个答案是毫无疑问的。虽然要花费巨大成本,但项目部最终将不合格料全部弃掉,从附近的阳新县购进合格AB填料,购买单价在每方80元以上,仅此一项,项目部就增加投入2000多万。
    在传统的管理方式之外,武九项目还将微信二维码技术成功运用到施工现场,只需“扫一扫”就可查看原材料进场检验、钢筋、混凝土检验批、技术负责人、生产日期等等一系列基本资料,真正实现信息化管理、可追溯管理,让高铁建设也迈入了“互联网+”时代。武广公司组织全线在项目召开施工质量标准化现场会,武九项目也在信用评价和历次评比中收获了多个第一。
    成功的背后是艰辛的付出,在两年多的建设时间里,武九项目部员工的春节都是在工地度过的。常务副经理黄湖军家在武汉,虽然回去只要一个小多时,但他一年也没回去两次;办公室主任熊华俊妻子生产在即,而他却还在工地忙碌;有几对新人更是在工地完成了他们的婚礼......
  大冶湖不会忘记、黄石人民不会忘记、武九客专更不会忘记他们!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