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 爱 无 言

编辑发布:网站新闻编辑部   时间: 2018-01-12 【字体:

张绍辛

  昨天下午陪父亲去医院检查身体,从医院出来天色已暗,空中飘起了雪花。

  记得小时候,每年的冬天都会下雪。而不管下雨下雪,父亲每天都会接我放学,从不迟到。那时的他,骑得还是前面有一根横杠的老式自行车,穿着军大衣。接到我后,他会从包里掏出保温杯让我喝两口热水,然后把我抱上自行车解开军大衣把我裹的紧紧的,再骑上自行车往家里赶。被包裹在他怀里的我,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雪花飘飘洒洒地落在他的头上,感觉在他给我的这个小小世界里是那样的温暖。

  和父亲从医院回到家,母亲已经做好饭了:香菇鸡翅、排骨汤、蒸南瓜、土豆丝,好像每次回来母亲做的都是这几个菜。上桌以后,我给父亲斟了半杯酒,给自己的杯子倒满了,父亲接过酒瓶把他的杯子也斟满,父亲以前的习惯是每晚半杯酒从不多喝。

    吃饭的时候,母亲不停地问我在外的生活和工作状况,父亲在一旁默不作声但我知道他在听,因为说到艰难之处,他会举杯示意我喝酒。在我的记忆中,一家人这种场景好像并不多。以前我早上上学的时候父亲已经外出干活了,晚上下了晚自习回到家他已经睡下了,但每天早上锅里都有煮好的鸡蛋和牛奶,晚上锅里都煨着饭菜。——不知不觉间,昨晚那顿饭我们吃了三个多小时。

  雪还未停,但人不得不离开,每次回来我都待不过三天。临行前,父母非要送我到车站,雪下大了我不让,但最终还是拗不过他们。

    一路上母亲不断地叮嘱我各种注意事项,仿佛我还是个孩子,父亲则是一如既往地在旁边听着。到了车站,我说快上车了让他们回去,母亲的眼角泛起了泪光,父亲嘱咐说路上慢点,拉着母亲往回走。

    纷飞的雪花下二老的背影慢慢变小,脚印也被雪花渐渐掩埋。我望着他们,脸上一股暖流止不住地往下淌。

  其实,有些爱不用说出来,全都幻化在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里,滋润和陪伴着我们成长。


作者:重庆市云阳县 五公司郑万9标1分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