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路 高 歌

——我集团在北京铁路局十三年滚动发展纪实

编辑发布:网站新闻编辑部   时间: 2018-01-02 【字体:

郑平良

    2017年12月28日,历时4年的石济铁路客运专线(石家庄至济南)正式通车运营了,标志着我集团在北京铁路局、在河北省境内的滚动发展取得了又一项阶段性胜利。

    从当初的1个小项目到如今的4条高铁;从当初的不到4个亿到现在近百亿;从当初在北京局一名不闻到现在的一路高歌……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由弱变强,透过我集团在北京铁路局13年的滚动发展,我们看到的是中国高铁飞速向前的一个缩影。

高 精 尖

  高铁与传统铁路相比,具有速度快、运力大、安全性好、正点率高、能源消耗低、环境影响小、舒适方便、形成路网后经济效益显著。它既具有高可靠性、高平顺性、高稳定性;又有集成优势、技术优势和规模成本优势,是工业化、现代化的集大成者,也是人类社会在大交通中的一项闪光的智慧和结晶。

  中国从认识高铁、认可高铁,到发展高铁,经历了一个比较、比选、引进、消化、吸收、集成、改造、提高、再创造的漫长过程,并非头脑一热,一促而蹴。在世界高铁领域,中国从当初的跟跑到现在领跑,已经是一骑绝尘,独领风骚,傲视世界。

  严格的讲,中国的第一条高铁,是从石太铁路客运专线(石家庄至太原)建设而全面拉开帷幕的,也难怪当初的铁道部、河北省、山西省主要领导都亲自出席了石太客专的开工典礼仪式,且地点就选在全线的标志性工程——我集团管段内的太行山隧道进口。

  巍巍八百里太行山,以其纵贯华北雄浑苍茫的大气势,以山借水势、水助山威的大自然的生态美,装扮着祖国北方大地。与此同时,她又以博大的胸襟,孕育了一代又一代“天骄”般人物的不朽事迹,在中华民族厚重的史册上,一直演绎着、流芳着……。如今,中国高铁的主战场,再次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拉开了厚重的序幕……

  中铁十一局集团中标的石太客专重点标第2标,标段全长才7公里多,规模不大,但地理位置异常险要。它在河北、山西交界太行山脉的深山峡谷之中,两边的山石如刀劈斧砍一般,悬崖峭壁,从山顶到谷底垂直距离200多米,约70层楼高。太行山隧道全长27.834公里,是当时亚洲山岭第一长隧,我集团承担的进口分左右线,合计近8公里;南梁隧道出口,左右线合计6.6公里,中间是两座171米的大桥相连,当时施工现场无电、无路、无水,是全线的重点、难点和卡控点。

  2005年5月中旬,我集团中标石太后,在面对时间紧,任务重,困难多,现场风险大这一实际,加上第一次进入北京铁路局建设市场,全线其他十几家兄弟局均占有地利和人和的优势,能否在北京局站稳脚跟、开拓奋进、滚动发展,摆在了集团公司领导班子面前。常委会分析形势,讨论利弊,综合决策,形成了共识:精兵强将上石太。

  任命国家一级项目经理、集团公司副总经济师王金柱担任项目经理。王金柱曾先后担任多个项目经理,实践经验丰富,曾担任集团经营处处长,第四工程处处长,综合素质好,个人能力强,善于现场把控,执行力特别到位。选派协调能力强的原山东公司工会主席安三力担任项目党工委书记。2005年8月因工调走后,又及时选派了局机关长期从事党务工作,又有项目书记经验的机关党委书记郑平良担任党工委书记。确定了曾先后担任5个项目总工、时任局机关工程技术部教授级高工的陈海学担任项目副经理兼总工。抽调四公司机械设备专家,施工用电专家周纯生出任项目副经理。确定由全局打隧道最拔尖的队伍、周恩来总理曾经亲自授过锦旗的单位集团五公司承担太行山隧道的施工,(五公司原为铁道兵六师29团,周恩来总理曾亲自为该团红九连授锦旗)确定既会修桥、也会打隧道的四公司负责南梁隧道出口、孤山大桥施工,四公司原为铁道兵一师五团,曾涌现出全军赫赫有名的“抗洪模范抢险连”,是身经百战、出生入死、转战全国、乃至国外(朝鲜、越南)战场的一支铁军。

  中铁十一局集团真不愧是一支涌现出全国著名“登高英雄杨连第”的铁军劲旅,以敢打硬仗、恶仗闻名。石太一上场,他们就以“上场快,安家快,开工快”赢得了石太公司的青睐。在深山峡谷中,一个月不到路就通了、电拉上了、水也用上了,材料进不去,肩挑背扛,工程机械到不了现场,分散拆解运到位后组装,白天时间不够,晚上加班加点两班倒。到2005年6月11日正式开工典礼时,太行山隧道已进入掌子面,南梁隧道4号斜井也掘进了十多米,开张大吉,一炮打响。

  隧道施工,喜硬怕软。太行山隧道右洞进入68米处后,约有三分之一的掌子面遇到了断层后的堆积体,只要一掘进,碎石块夹杂着泥土,直往洞里涌,如不及时堵住稳定,就有可能造成山体滑坡或者通天大塌方,后果不堪设想。局项目部果断决定,暂停右线掘进施工。项目经理王金柱、副经理兼总工陈海学、副经理马济忠、二工区领导以及设计院有关专家一道现场会诊、分析原因,确定施工方案,决定采取短掘进、弱爆破、强支护,加密钢拱架和钢格栅,尽最大努力不扰动或轻扰动,多次喷射混凝土进行支护,一厘米一厘米往前慢慢推进,40多米的软弱地段,用了近两个月才安全顺利通过,消除了前进中的一个拦路虎。

  孤山大桥,全长171米,左右线两座桥加起来也才342米,但就是这两座不起眼的大桥,却成为了中国高铁的“第一跨”。原来,设计专家为了降低桥墩的高度,节约成本、优化结构、美化造型,把它设计成了八字斜腿,把两条腿分别放在了峡谷中的半山腰上,其施工方法为钢构斜腿竖转。简单地说,就是先在两边峡谷岩石的半山腰上打好基座,安好转座(我们形象地称它为合页),先将桥墩垂直打好,再将两边的锁定钢索通过电脑来精确控制,3700多吨的竖腿慢慢地往下放,如同过去城门往下放吊桥一样,两边同时放到同一个水平线上再锁定,误差不能超过3毫米。然后在斜腿顶端按悬灌梁的步骤一节一节往两头延伸,最后合拢段的2.5米,温度必须在21摄氏度,误差要严格控制在1度以内。当时正值6月中旬,河北气温已超过30度,施工人员从石家庄拉来冰块,通过冰块多少随时调节昼夜温差,两座大桥整整用了一年半的时间,才顺利合拢,达到了设计要求,填补了世界高铁大桥竖向转体的空白。这项技术分别获得集团公司、中国铁建科技进步一等奖,铁道部科技进步二等奖。

  隧道施工,既不能偏,更不能斜,而且必须严格控制超欠挖。我集团施工的太行山隧道进口左右线和南梁隧道出口左右线,4个洞口合计总长度约14.6公里,把控好隧道开挖的标高、走向和超欠挖,是项目成本控制的关键环节,局项目部时刻绷紧这根弦,一、二工区作业人员采取微秒控制、光电起爆等精确控制方法,使光面爆破技术成为全线一流。集团公司和石太客运专线有限责任公司先后在他们的施工现场召开了经验交流会,原铁道部分管基建的副部长卢春房、铁道部总工程师何华武先后视察他们施工的隧道掌子面后,均给予了高度评价。

  由于石太客专有效施工时间只有三年多,所以尽管北方冬天漫天飞雪,也得在做好保温措施后,24小时昼夜施工。当时有诗为证:“万里神州雪满天,琼花飞舞太行山;深沟峡谷无啼鸟,工地红旗猎猎展。一枝春信到孤山,冰雪肌肤不觉寒;桥隧相连接冀晋,南梁三载汽笛欢。”

  由于质量把控好,施工进度不断加快,在先后攻克软弱地段、岩爆、反坡排水、顺坡排烟通风等各项难题后,4个洞口均提前贯通,提前最多的达6个月,提前最少的也有16天,隧道正负误差均控制在3厘米以内,大大超高于允许误差值。局项目部荣获铁道部“火车头奖杯”,项目党工委被湖北省评定为“优秀基层党组织”,还夺得湖北省安全生产“安康杯”

高 大 上

  由于在北京铁路局一炮打响,旗开得胜,2008年8月,我集团夺得京石客专第3标(北京至石家庄),从保定至正定近94公里。此时距石太客专2009年元旦通车提前了4个多月。与石太客专高精尖的特点相比,京石客专是高大上:设计速度高,每小时350公里,石太客专是每小时250公里;投资大,战线长;上场机械设备多,施工队伍多。集团二公司、三公司、四公司、五公司、六公司、电务公司、桥梁公司均参与了京石大会战。当时局项目部除留少量人员在石太善后外,其余原班人马,挥师河北望都,转战京石。

  我集团中标的京石高铁3标,一跨朔黄铁路和京珠高速公路,4跨河北省道,5跨河流,全线除没有隧道外,路基、桥梁、车站、一个都不少,应有尽有,是铁路线下施工的集大成者。尤其是路基地段的CFG桩,间距均在1至1.5米见方,直径50厘米,长度视地质条件在12至20米不等。这,对他们这支长期奋战在祖国铁路建设主战场的铁军来说,也是大姑娘坐轿——头一回。但这群作业层上的年轻人,吸收新生事物快、悟性强、热情高,很快就掌握了施工中的难点和关键点。这既得益于他们年轻好学,更得益于岗前培训扎实可靠的理论功底。他们所施工的试验段,经预压达到了设计标准,很快在全线推广,为控制路基沉降打下了坚实基础。

  大兵团作战,讲究的是先人一步的谋篇布局、强有力的组织指挥、以及及时到位的协调配合。上场伊始,当时主管全局施工生产的副总经理张树海,就带领集团公司工程、技术、物资设备方面的领导和专家,来到河北清苑、望都、定州、新乐和正定,与现场工程技术人员一道,丈量着脚下的每一寸土地。根据4年的总工期,排兵布阵,梁场、板场、拌合站、营房、材料设备,全线一字排开,合理布局,优化组合,极大地完善了施工组织设计,使项目有了一个较高的起点和良好的开局。

  京石客专战线长,规模大,工程重点、难点、卡控点也很多,局项目部加强宏观调控,领导分片包干,重点指导,根据每天调度施工快报,及时发现问题。局项目部还制定了领导带班巡查督导制度,重点是工程的重难点,安全施工的风险点,影响进展的卡控点。每天后半夜或节假日,领导们都到一线、到现场盯控督导,从大处着眼,小处着手,盯细节、抓细节。

  京石4年,充分体现了集团公司大一统、一盘棋、强力指挥调控功能。集团管段战线长、涉及沿线政府、厂矿、村民多,矛盾突出,集团公司急工地之急,及时选调具有较强协调能力的陈建法来工地,担任专职路外关系协调工作的副经理,使路地关系协调及时得到了强化。无论是征地拆迁、“三电”迁改、路基施工,特别是六公司的架梁,项目主管领导均亲自出面,化解矛盾、解决问题、疏通关系。3标内共有1301孔梁,仅用1年多的时间就全部架设完成,最高时创造了日架梁7孔的最高纪录。

  京石客专无砟轨道板的铺设,对气温要求较高,必须在气温适宜的3个月内完成。但以当时现场的人员和设备来看,根本就是无法完成的任务。集团公司当机立断,由时任副总经理张树海再次挂帅出征,成立工作组来到河北施工现场,根据工期要求以及工作量,从全局范围内,要人抽人、要设备调设备、要资金拨资金,将各参建单位的党政主管全部抽调到现场值班,组织、指挥、协调、督导,将总工作量排到每一天。每天完成的工作量只能超额,不能欠账,否则要追究当班领导的责任,敢于较真碰硬,从而确保了无砟轨道板施工,在规定的时限内按期完成。受到了业主京石铁路客运专线有限责任公司的好评和通报表扬。

  京石客专3标由于方案科学、指挥有力、措施得当、协调到位,4年的施工中,尽管施工高峰时管段内超过3万人,年产值超10亿,但井然有序。各项节点工期,都在业主规定范围内,在京石公司组织的12次劳动竞赛中,我集团6次夺得第一名,3次夺得第二名,2次第三名;并连续3年夺得中国铁建“五比五创”劳动竞赛综合优胜单位,荣获铁道部“火车头奖杯”,项目党工委还被中国铁建评为“优秀基层党组织”。为全线2012年12月26日正式通车做出了突出贡献。

高 难 度

  正当京石大干快上之际,2010年8月,我集团又中标北京局管段内的津保铁路第5标(天津至保定),横跨雄县、容城和徐水,管段内全长33公里多。集团公司决定,仍由正在河北省京石客专项目施工的原班人马兼管津保铁路5标的施工。

  按常规,在华北平原象这么一段铁路建设对他们来说已是驾轻就熟、不在话下。但谁也没料到他们居然陷进去了,还陷的那么深。合同工期33个月,结果干了6年半,至今尚未完全利索,真正是一条高难度的铁路。

  这个难,是苦涩,是无奈,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

  9月份一上场,就遇到了东西两头两个大的技术方案变更。东头跨海河大桥,原设计方案是32米标准梁,但国家海河委员会获悉后,坚决不同意此方案,认为桥墩太多,密度太大,影响汛期泄洪。经反复解释和交涉,变更为40米跨度,27孔现浇梁。只这一改,成本多增加几千万不说,工期也得拉长近两年。西头的徐水县,原来的施工设计是一桥跨过京石高铁(北京至石家庄),但方案报到铁道部后,否定了原方案,其理由是津保铁路时速只有250公里,不能从京石350公里上跨过,而必须改为下穿。这一下穿不打紧,可把施工单位给坑苦了,原来上跨一桥飞架,横穿北张村拆迁量不大,对村民的影响也较小,但一下穿,5000多人的北张村要一劈为二,在村中拉开一条宽宽的深槽,村民的水、电、路全部被切断,其征地拆迁量是原来方案的3至5倍。施工时工程机械的走动、声响、尾气、扬尘等与村民日夜相随,引起了大量的矛盾和纠纷,多花出的时间和成本超出两千多万元。

    在东西两头焦头烂额之际,中间的容城也出了岔子。大桥下有一座自来水厂,供应附近上十个村庄的生活用水,而新建的水厂要等到1年多以后才能验收达标启用。在这1年中,沿线村民的生活用水一刻也不能停,但由于新水厂建设资金异常紧张,施工进度一直上不去。为了加快新水厂的施工进度,也便于高铁及早施工,我集团积极给地方政府想办法,先自行垫付700多万元,以满足地方建水厂之需。与人方便,与己方便,经过通力协作、互相帮助,达到了预期目标。

  2011年,注定是中国铁路历史上让人难忘的一年,全国高铁全面降速。正在建设的国内铁路全面停工,进行大审查、大整顿、大反思;银行业全面停贷,铁路建设市场资金面临冻结断炊。津保线老问题尚未完全攻克,新困难又不期而至。

  刚开始,中铁十一局集团为了维持好不容易打开的施工局面,源源不断向工地、向项目注入资金,但几个月后,眼看注入了七八千万元,但业主津保公司的资金仍遥遥无期,难以到位。迫不得已,项目当机立断,除个别卡控点,关键点维持基本施工外,其他管段内全面停工放假,设备材料就地封存。谁成想,这一停就停到了2013年,一晃就是两年多,难怪职工们开玩笑说:“津保线是先天不足,后天失调,多灾多难”。

  就是在这种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广大职工不等不靠、不怨天尤人,积极想办法把工程往前赶,力争把损失降到最小。在业主津保公司组织的10次(每半年1次)铁路信用评价中,我集团8次夺得第一名,一次第二名,成为全线的旗帜和标杆,还夺得了铁道部“火车头奖杯”,为津保铁路2016年12月28日正式开通运营做出了突出贡献。

高 速 度

  虎啸风声远,龙腾浪花高;度量宽如海,意志坚如钢。2013年底,中铁十一局集团依靠坚忍不拔的意志,奋力拼搏的精神,在北京铁路局管段内再下一城,中标石济客专第一标(石家庄至济南),线路全长31.323公里,同时还承担了河北段367公里的铺轨任务,(7亿多元的铺轨材料、配件均由业主统一招标采购)。

  石济一标,地处河北石家庄市经济开发区以及城乡结合部,工厂、门面、民房多,征地拆迁量大,矛盾尖锐突出,民风社情复杂。加之2014年上半年项目部主要精力仍放在津保铁路筹措资金、大干快上赶工期上,对石济客专前期困难估计不足,加之征地拆迁等各种客观原因的制约,开工第一年,就比其他各标段晚了约8个月,受到了石济公司的批评。

  汗水泪水苦水、信心决心虚心,十一局人知耻而后勇。项目主管迅即调整思路,把石济一标施工作为主攻点、主战场。按照业主的各项节点工期,层层分解,对本标段内的重点、难点、卡控点,在人、材、物和资金上,重点保障,重点倾斜,把问题解决在现场,把矛盾化解在萌芽。他们低调做人,高效做事,不甘人后,奋勇争先,迅速扭转了被动落后状态,其制梁、架梁、铺轨均提前节点工期。

    集团三公司,是全路闻名的“铺架劲旅”。在石济客专铺设长轨任务的两家施工队伍中,他们是主力和中坚,承担了工程的大头。正线铺轨中,他们采用国内自主研发的先进的CPG500铺轨机,“单枕法”一次铺设跨区间无缝线路,单班作业效率达到每天2公里;站线铺轨采用人工与机械组合模式,道岔施工采用“原位法”,作业效率达到了最佳的7天一组。施工高峰期,公司主管领导亲自现场督导,组织协调。一线员工发扬“奋力拼搏,勇争一流”的铁军精神,24小时昼夜不间断铺轨,比预定计划提前3个月完成长轨铺设任务。铁路总公司副总经理卢春房视察石济客专工地时,对他们的铺轨质量和进度给予了充分肯定和称赞;业主石济公司对他们的工作提出表扬和肯定,在全线十几个标段铁路信用评价中,他们两次夺得第一名,一次第二名。

高 姿 态

  13年,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只是短暂的一瞬间,但对于十一局、对于在河北省转战4条铁路的十一局人来说,每个人又有几个13年?他们所凭借的是对企业的一片忠诚,是对祖国铁路建设事业的赤诚。他们一路坎坷、一路风雨、一路高歌,身体力行地弘扬着“不畏艰险,勇攀高峰,领先行业,创誉中外”的企业精神,收获着成功的喜悦:“建一条铁路,树一座丰碑,育一批人才,交一方朋友,留下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项目一同奋进一同拼搏的年轻人,如今已有9人进入集团公司二级领导班子,有的还被提拔为二级单位主管,成为企业的骨干和中坚力量。与北京局、与各级业主、设计、监理、与河北省沿线各级政府部门及相关领导,形成了良好的工作关系和个人友情,工作中相互支持,换位思考,协力同心。

  在收获成功与喜悦的同时,他们也饱尝着生活的艰辛与无奈:常年的东奔西颠,长久的夫妻分居,对老人、妻子和孩子没有尽到正常人生活中的责任,有的只是一辈子深深的愧疚。

  项目经理王金柱是1972年参军的老同志。自2005年5月上河北项目后就一心扑在工作上,很少回家。有一次,小女儿遭遇车祸,脊椎骨伤的较重,需要尽快手术。但当时石太客专施工正处于关键时刻,他硬是在现场盯了3天,直到跨过危险地段后,才赶回武汉签字做手术。术后伤口还未愈合拆线,又急匆匆地赶回工地。他常说:“我们的岗位在工地,我们的职责在现场,不把现场的事理好摆平,那就是失职”!王总80多岁的老母亲还在山东老家,逢年过节老人打电话时,总是说她还好,叮嘱不要挂念、安心工作之类的话,但分明有时能听出母亲的悲咽声和哭泣声。按说河北山东不太远,车辆也方便,但他每年至多回去一两次,顶多也就待上两三天就走,总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项目党工委书记郑平良,到工地没多久,母亲病危,他赶到家没几天母亲就去世了。在送别母亲上山入土的第二天就急匆匆地赶回了工地。上河北13个年头的12个春节,他有8个春节都是留在工地值班,把方便让给别人,把困难留给自己。

  分管地方关系协调的副经理陈建法,儿子因车祸腿骨骨折,手术3天后他就急急赶回了石济客专工地,默默地继续着他的协调工作,没有牢骚,没有怨言。

    他们是一群朴实无华的人,在付出心血和汗水的同时,有的甚至付出了生命。五公司有名普通职工,妻子和儿子暑期时从山东来石太工地探望丈夫,有一天,突然天空乌云翻滚,雷声大作,电闪雷鸣,将太行山山顶的一块巨石劈了下来,约有一块6立方米的巨石滚落山下,砸在了来队家属活动板房中,将妻子当场砸死,儿子也身受重伤。这位施工中从不喊声苦、叫声累的铁汉子,顿时豆大的泪珠哗哗地往下掉,身子晃了晃就没挺住,一头栽倒在巨石边……。

    说来也许有人不相信,在这群筑路者中,有不少人临到要退休了还没有坐过火车卧铺。不是坐不起,而是他们认为太浪费、太奢侈了,有个座位就很不错了……。一位筑路者写了这么一首诗:“只要天空中有星星闪烁,我们就不必害怕前进道路的坎坷,让别人去做生活的骄子吧!我们的使命永远是开拓……”!

  是的,他们是中国铁路建设的拓荒者、开拓者,他们用青春、用汗水、用鲜血乃至生命织就了中国的铁路网、高铁网。如今,石济客专已经圆满收官,划上了一个漂亮的句号,下一个战场在哪里?他们无从得知,但他们坚信:一定会出现在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图/五分部  审稿/郑平良)


石济客专铺轨作业


标准化的施工便道


刚刚合拢的孤山大桥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