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 集

编辑发布:网站新闻编辑部   时间: 2018-06-15 【字体:

王 怡

    熙熙攘攘的街道,两边安放着临时搭建的货摊,或在地上,或搁在门板上,或挂在竹竿上。各种各样的商品琳琅满目,一片车水马龙的景象,人群比肩接踵,挑去挑来,来来回回……

    家乡的集、兰新项目驻地的集、郑阜项目驻地的集,各有各的生活轨迹,各有各的文化底蕴,各有各的五味杂陈。相同的是,赶集人内心的一种雀跃、踏实,一种对家乡的依恋。与我而言,更多的是怀念!

    我的家乡在湖北广水的一个小镇上,农历双日子就是热集,赶集的聚集地是一条不足500米的老街,宽约4米,我的家就位于这条街的最北头。热集的时候凌晨5点,菜农或用扁担挑、或用板车拉,或用肩膀扛,天还没露出鱼肚白,街道就已被菜农占的满满当当的。后来的“临时商贩”或抓着两只咕咕叫的老母鸡、或提着几把带着露水的苋菜、或揽着一篓子张牙舞爪的小龙虾,插缝蹲在空余的地方。

    热集让本来就不宽的街道显得更窄了。除了菜农,临街卖杂货、卖衣服的店铺也开始抬着门板、板凳出来了。还有守在简易“设备”旁的“技术工”,理发的、修自行车的、补鞋的、吹气球的,数不胜数。他们吃两根刚出锅的油条,喝碗热糖水满心期待着今天能有个好收入,能为孩子们攒够来年的学费。慢慢的,乡里面赶早走几里路来赶集的人陆续都到了,虽然街道很短,但是走完一条街的时间不短。拥挤的街道又成了“拉家常”的地方,遇到了同湾的人伸过竹篓向他展示自己精挑细选的“战利品”,遇到了熟人给他说说谁家的肉新鲜,还有的为谁抢着买单从早餐店扯到大街上来的……

    各处都是讨价还价、精挑细选的声音。学校在街的最南头,我夹在人群中间,在缝隙里左瞄瞄右瞅瞅,慢慢地随行人的步伐走入学校,虽然每隔一天街上就这么热闹一回,但我总不嫌腻味。后来去城里上高中、大学,放寒暑假回到家遇上热集也总会早起,来来回回地把街道转个四五遍都不嫌多,不为买什么,只为去热集的街上挤一挤。

    兰新项目位于甘肃省酒泉市距离瓜州县城70公里的戈壁滩上,我们的项目部建在一个叫布隆吉乡的街边。布隆吉蒙古语是有水有草的地方,相比拌合站位于茫茫戈壁滩中,项目部这块宝地让我十分知足。但是这里的街道很短,人很少,店面也不多,没有我家乡的热集热闹,冷冷清清,但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那年的六月底,布隆吉的白杨才呈现出湖北5月初就有的墨绿色,一切都真正进入夏季了。某天上午,我们照例坐在办公室整资料,突然“乐队”想起,戏曲的旋律飘入耳中,我们几个赶紧上街一看,平时冷清的街上出现了很多小货车,卖菜的、卖水果的、卖衣服的、卖被单的、套圈的、打气球枪的、卖油炸糖圈的,集市上热闹起来了!

    走到邮局后面的大场子里,只见戏台子已经搭起来。原来这是乡政府请的秦腔戏曲团来乡里面慰问演出来了。台子上站了很多乡政府的领导,下面抱着小孩子的、坐小马扎摇扇子的、吃着糖葫芦的、拿着橡皮轮子滚圈的、转小金鱼的,大家都欢愉地挤满了场子。只听着乡长清清嗓子用话筒大声地宣布:“布隆吉乡一年一度的赶集大会,现在开始!”我们和周围的群众都一起欢呼起来。可能是冷清太久了,一时间热闹的让我们都感到快飞起来了。就这样,布隆吉一年一度的赶集大会伴随着铿锵健壮的秦腔戏曲一直持续了半个月。这半个月里,我们每天吃完晚饭都游走在不足200米的街上,流连忘返,只因赶集的时间弥足珍贵,一年仅一次,只怕再不去逛逛就结束了。以后的三、四年,每年我们都盼着赶集大会的开始,不为买什么,只为去街上逛逛。

    前年我被调到郑阜项目部,住在河南开封尉氏县的一个村庄里,这里赶集是每月农历缝五的日子,赶集的聚集地就是项目门口的马路两边。杂货铺、早餐摊、卖菜的,大车、人、三轮车这些临时组成的集,全部挤在一条不足300米的马路上,场地实在是简陋,街上的东西也不太丰富。但是,每月缝五的日子,吃过早饭也总想去街上看看,逛逛,买一袋水果,看着行人吃一碗热腾腾的烩面,吃一个烤饼,喝一大碗羊杂汤或是小孩子吃一小袋炸鸡翅。看着他们吃的那么香,我就想起了我家乡的包粑、热干面。摊位寥寥可数,人群挤在车流中,虽然显得不太方便,但是大家还是来来回回逛几遍,不为买什么,只是想去街上走走!

    孩童时期,家乡的集陪伴着我走过了成长、求知的路程;工作后,项目驻地的集给自己远离都市、枯燥乏味的生活带来些许慰藉。一年又一年,也许下个目的地我在祖国交通需要建设的另一个偏远的地方,我又会体会当地不同文化特点的集。但是,我依然会喜欢赶集,不为买什么,只为寻找集上的一片踏实,与一阵祥和;不为买什么,只为怀念曾经赶过的集!


作者:河南省开封市尉氏县 三公司郑阜铁路项目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