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 巴 东

编辑发布:网站新闻编辑部   时间: 2018-09-18 【字体:

张艳茹

  心里只有一座城,巫山

  像所有游子一样,渐渐竟有了对家的依恋感。踏在巫山的土地上,不以为意,仿佛这好山好水全在脚掌掌控之下。其实不然,离开后,才知道家乡带给自己的那种温存真的像元稹的诗一样: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站在我家前面的马路边,不管是日出还是夜景都尽收眼底。倚在护栏上,就算是一不小心摔下去,恐怕也是因为这景太过紧扣人心。这个栏杆边,有很多故事。寒冬里,精神失常的老人坐在地上光着脚哭诉着……我打开窗看着,在这俯瞰小城的最高处,竟也是这般的世态炎凉。

  看过一本文集,开篇辞写到:世态炎凉,唯有亲情是亘古不变的。这种亘古不变,不管我身处何方的二十一年里,不因时间地点转移。离开这座小城,少了形式上的归属感,每当和亲人通电话,内心也是暖和的。

  还记得,几年前的一个早晨,拉开窗帘看见白花花的雪,急忙找了个本子记下:感谢这最好的冬日礼物。家乡的雪让人捉摸不透,似远亲,很难行走至此;似近邻,竟也仿佛隔三差五串门儿。雪只一味飘,不积淀,实在让人着急。但即使雪积淀的足够厚,却又不舍得踩,以免破坏这整块白布的完整。这种情感的纠结不定,是对这景致的敬畏。

  东转盘到西转盘只需要一根烟的时间,思考一道数学题也只需要一根烟的时间。就是这一道数学题的时间,足以见证小城之小,也就是这一道数学题的时间,足以说明在思考不力的情况下小城之大。但是,对我而言,解开这一道数学题,可能要花一辈子的时间。

  情感是个难题,是人生中难以推到的三座大山。小城里所有朦胧的情愫,何不推卸于这景之蛊惑人心。虽有些牵强,想想也是能够说得过去的。

  不得不说有些人一转身就是一辈子。真挚的友情也需要爱情般的邂逅,一见钟情。物理学得不好,只知道二力平衡是两颗心的平衡。数学学得不好,知道身残志不残,符号看象限还有我们的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情商不高,和你闹矛盾,像老两口怎么也分不开。七年也不痒,认识就算已有十年之久仍然是最纯真的模样。在我怀里哭,埋怨自己满脖颈的痘痘,把你当成我应该去爱的,有义务的去爱的你。你,你们,我一辈子都有责任去爱的你们。

  小城也不总是那么平静,有悲惨的车祸,有市民的争吵,有不止尽的谣言。但这些阴暗只不过是一碗米饭里未经挑出的稻壳,何必在意。爱这座城,是一种习惯,更是一种对人文的依恋。

  在小城,观光轮上的游客怎么能体会我们坐在客艇上不四处张望的自豪感,三峡早已与生命相融!渔者歌曰:“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怕是在阳光普照、两岸绝壁夹道相迎、机动马达激起的雪白浪花下,难有悲情吧!

  情感至此,也可戛然而止。想你,巫山的人和景。


作者:重庆市沙坪坝区 五公司磁井项目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