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 年 花 开 月 正 圆

编辑发布:网站新闻编辑部   时间: 2018-09-18 【字体:

王江陵

    项目部的菊花开了,花团锦簇地摇曳在初秋里,弥漫成芬芳的风。在这个日渐萧瑟的季节里,带给我莫名的感动和欢喜,恍然间,仿佛看到了“幸福人家”的花,还有那人,那月……

    原项目因工程竣工已解散多年,不知道曾经的同事们是否依然安好,不知道“幸福人家”的花是否依然灿烂。

    “幸福人家”是紧挨着我们先前项目部的一户普通农家。“幸福人家”四个字取自大门对联的横批。两层的小洋楼,一条溜光的水泥路静静地穿过庭院,路的两边用鹅卵石围成的花坛里四季鲜花盛开,和端庄热情的女主人一起迎接着过往的人们。记忆中的女主人淡静总相宜,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总会在我们身心俱疲时搬来凳子和沏上当年的新茶,用辛勤和汗水在寒暑交迭中为自己和我们营造一地的芳华。

  开花占得春光早,雪缀云装万萼轻。“幸福人家”一年中开得最早的便是房前屋后的樱桃花了。经过一个冬天的孕育,她踩着春天的气息走来,一棵树便是一个花团。白色的花朵,在春阳的照耀下,像落满雪的树上罩了薄薄的雾,有的白中透着粉红,有的刚刚出苞,层次分明,如诗如画,众多的树连成了林,便成了花的海洋。待到五一前后,一簇簇红艳艳、亮晶晶的樱桃像是一粒粒的红珍珠,为这个承上启下的季节添上一抹晶莹的绯红,如处子静谧的脸上一丝羞涩的红晕,如水晶般透明。姑娘们徜徉花海,不停地用相机定格着一幅幅唯美的画卷,正兴起时,女主人总会端着一盘洗好的樱桃招呼着,大家便一哄而散,吃吃地笑着跑开了。

  樱桃花刚谢不久,“幸福人家”的牡丹花就在四月初的一天悄悄绽放了。郁郁葱葱的白牡丹在微风中摇曳着美丽的身姿,层层叠叠的花瓣,犹如水中泛起了涟漪,在绿叶的衬托下更显得自然和谐。她不像公园里的牡丹硕大如盘,花大色艳,桃红有春韵,深红有华贵,被人赞曰:竞夸天下无双艳,独占人间第一香。她只有单一的白色,素雅清纯,绿叶扶着白花,嫩嫩的黄色花蕊,带着泥土清幽的芳香,让人心旷神怡。期间蜜蜂嗡嗡歌唱,花间繁忙;蝴蝶翩翩起舞,迷恋芬芳,姑娘们则惊喜连连,时时嫣然其间,采影牡丹花中,留下自己在花丛中还算妩媚的笑容。

  再也没有哪种花像野百合那般带给我深深地震撼。初夏的斜阳中,我照例来到水泥路上散步,一阵清香随风悄然扑鼻,回头一看,几支野百合花不知何时已悄然开放,正亭亭玉立于我的身后,随风点头。新花绽放,不含纤尘,在清波里漂浮着,宛若摇曳在水中的荷花。那碗口大的花朵聚集在花梗上,簇拥着洁白的花瓣,淡黄的花心,细长的花蕊,在这样一个静谧的黄昏,看得我心中一片澄明。知花惜花,唯最爱百合,她含蓄优雅,清丽脱俗,一直以为只有人工培育的才会那般壮硕肥美,以为那几株半人高的植株是类似艾蒿的野草,只一天,她们就竞相绽放了。你可以想象我该是怎样的惊喜以至于狂喜,急急喊来姑娘们观赏,大家慨叹之余,心思都被这纯粹的、圣洁的美打动着,连心灵里那些皱褶的部位,也似乎被这突然降临的光芒照亮了呢!

  在那些年日日平淡而忙碌的生活中,“幸福人家”的油菜花、芍药花、桂花、石榴花都悉数被我收进了相机,丰富了我的相册,甚至豌豆花、萝卜花、葱花、南瓜花也都带给了我无限的惊喜,时时让我流连忘返。

    指缝太宽,时光太瘦。不觉间,离开原来的项目部和“幸福人家”已经好多年了,唯难忘月光下那大气娇艳的牡丹和清品淡雅的菊花,淡定随意,犹如她的女主人和我们这群同样爱美的“女汉子”,安然而不失质朴,长于穷乡僻壤,即使无人欣赏,在荒野中亦能优雅绽放,此去经年,始终以微笑的姿态在寻觅风中飘散的花香。


作者:湖北省襄阳市南漳县 四公司郑万高铁二分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