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编辑发布:网站新闻编辑部   时间: 2020-03-25 【字体:

武文清

  2020年初的这段时间,受疫情影响,“宅”成了出现的最多的字眼。大多数砥砺前行的人,似乎终于有了个名正言顺的理由不出门、不见人。可是有一部分人仍然选择前行。现如今,疫情态势正逐渐好转,忽然从内心深处蹦出一个问题:在这个2020年的年初,你有没有在某个瞬间感到孤独?

  置身灾难之中,才会理解灾难,灾难来临之前,我们都是旁观者。澳大利亚山火的烟雾弥漫在地球上空的时候,你害怕了吗?可能大多数人会说,没关系啊!又不会直接影响到我们的生活。而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国内蔓延的时候,当你透过玻璃看到四下无人的街道的时候,你会不会害怕?会不会感到孤独和无助?

  当单独的生命个体承担灾难时,悲痛会被无限放大。大多数人对于疫情的感知力是模糊的,只有当灾难降临在一个普通人身上的时候,他对痛苦的感受才逐渐明晰。特殊时期,只要家里有一个人感冒,恐惧就会在周围蔓延。

  今年过年是我毕业参加工作后的第一个春节。回敦煌、带男朋友见父母,带男朋友去鸣沙山看日落,年前这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都没有顾得上看新闻。殊不知,就在年三十的前几天,男朋友准备回家的时候,他随口说了一句,“昨天去鸣沙山穿的有些少,好像有点发烧。”因为当时没关注新闻不知道疫情,所以没有过分在意,但爸爸有些慌神,赶紧给他找了感冒药。

    吃过药后他就开始自我隔离,这时候我忽然感到有一丝恐慌,一再嘱咐男朋友要按时吃药。直到第二天烧退了,没有别的症状了,心才放下来。男朋友着急回家,因为爷爷要过96岁的生日,观察了两天,没有异常才允许他踏上返程。回去的那天着急忙慌地去药店买口罩,跑了好几家药店,终于在冷冷清清的一个偏僻药店买到了这家药店的最后一包口罩。这个送别后的夜晚格外漫长,一晚上,家里人话都很少,空气也很安静,直到第二天男朋友到家报了平安,才觉得心安。往后的日子看新闻,看确诊人数、看疫情发展态势变成了生活的常态,偶尔小心翼翼地问问身边的人最近过得是否还好、问问男朋友有没有再发烧,直到他自我隔离期满14天,身边的人都安好,心里一块石头才终于落了地。

  2月初,项目上开始陆续返工,我这刚安稳下来的心又一次紧张了起来,那几天一直在买票、退票,等通知。直到2月4号终于坚定了信心踏上返程,赶上了敦煌到兰州封闭火车站前的最后一趟火车。

    离开家的时候,最难过的不是自己,而是母亲。现在还清楚的记得离家那天母亲泣不成声的样子。那一瞬间,感觉自己是个不孝子,20多年生养的恩情没有办法回报,出门远行求生活还要让父母担心。终究无法完成“父母在,不远行”的承诺。疫情期间奔赴远方的人,心里带着希望也带着责任。母亲一再叮嘱:“一定不要摘下口罩,明年过年一定要平安回来”。出租车已经全面停运了,出门的时候,父亲找了邻居送我去车站,站在门口等车的时候,隔壁家的叔叔送我两个KN90口罩,让我带在身上。到车站的时候,邻居把自己手上的手套脱下来递给我,说了句:“带上,路上别取。”。这一瞬间,让我感到,虽然是我一个人,2000多公里,但我不是一座孤岛。一路上,我遇见了很多坚守在一线的人,他们在测体温、做登记、引导。回项目的路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难了。阳光照在身上的时候,孤独已经不知去向了。

  疫情期间,看的最多的是普通人面对疫情真实的生活状态。从起初的无力到后来的坚强生活、积极面对。因为大家知道明天的太阳依旧会升起,春天也会如期而至。灾难面前,一批批逆风前行的白衣天使奔赴一线,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相继完工,“我是党员,我先上”的声音回荡在九州大地,康复的患者逐渐增多。

  每个人都在尽己之力,学着长大,殊不知长大的背后,是一群人的支持。想家的时候,忽然想起“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远乡去不得,无不瞻望。肠深解不得,无夕不思量。”有人可念,何其幸运。

    2020年的这个年初,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作者:山西省晋城市泽州县 四公司太焦铁路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