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亩三分地”

编辑发布:网站新闻编辑部   时间: 2020-08-26 【字体:

舒大秀

    “这么辛苦,不划算吧?”

    “还好呀,种点蔬菜,临时要用的时候方便一些。”

    “这么忙,还有时间整这些?”

    “种地放松身心,也是种的情怀。”

    晚饭后,暑假带着孩子来工地探亲的公婆成了我这“一亩三分地”的帮手。说是一亩三分地,其实也没有那么多,也就十几个平方吧。自从参加工作以来,开荒种菜成为我唯一的业余爱好。从总部到分部,走到哪里,哪里就有我的“一亩三分地”。

    2017年初,因为工作调动,我从成渝高铁项目调到了黔江绕城项目。在参与项目驻地规划时,发现楼顶有块露台杂草丛生,心里想着怎么布置会比较好。刚好休假回湖北老家时,看到了公公地里的香瓜苗,想着楼顶的空地便拔了几颗带回来种到了露台上,每次晚上洗完衣物都会提点水去给香瓜浇浇水、拔拔草,从开荒到香瓜满地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虽然辛苦却很满足。

    2018年初,项目部新调来了几个女同事,因为种菜,我们找到了共同话题,很快便熟络了起来。我的一亩三分地也扩大了规模,品种增加了番茄、黄瓜、辣椒、西瓜等。下班后,我们姐妹几个分工合作,提水、浇水、施肥、拔草,看着楼顶满地的瓜果,大家都觉得很有成就感。晚上下班后,晾衣服的同事穿过菜园,顺手摘下一个西红柿或者黄瓜来解暑。2018年8月,因为项目模式调整,我随丈夫来了分部,偶尔去总部办事,都会去菜园子看看,看到成熟的西瓜就摘回来与大家分享我们的劳动成果。

    2019年,分部搬到新驻地时,旁边有一块空地,我便找物资部要了一些废旧的格栅网、防晒网以及木头,搭设了架子做了一个养鸡棚,利用食堂厨余的蔬菜叶以及残余米饭养起了鸡和兔子。并在村里找了一块空地,和财务部段玉凤一起在地里种起了萝卜、白菜、香菜、小葱、大蒜等蔬菜。工作之余,我们一起会去菜园子拔草、除虫、施肥,细心呵护它成长。冬至时拔了萝卜来炖羊肉汤,青菜做成菜包饭,食堂泡制一些酸萝卜、酸菜。面对今年春节突发的疫情,项目所在的村庄启动了防疫管制,我的一亩三分地解决了项目留守人员就餐问题。留守人员老余说“疫情期间虽然不能出入,蔬菜菜园和养鸡场给我们就餐提供了保障,让我们疫情期间不用为买菜犯愁。”

    今年,在公婆的帮助下,我的小型养鸡场改成了菜地,解决了养鸡场的异味。刚好到了种菜的季节,种上空心菜、油麦菜、生菜、大蒜、小葱、韭菜、香菜等七个版图的蔬菜。傍晚,我会带着孩子去菜园子里浇水、施肥,让孩子们感受种地的艰辛,感受蔬食来之不易,养成不浪费的好习惯。

   乡土,是我离不开的牵念,是我忘不了的温情。我是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我的养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从小到大,除了上学,其他时候我就跟着养父母上山种地,下田栽秧。如今,反倒庆幸项目的特殊性,让我把儿时父辈辛劳中刻下的酸涩演绎成一种陶渊明式的田园情趣。每换一个项目都可以开辟出属于我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任我设想,任我栽种希望,心情有些小小的激动。

    种地也成了我强身健体、陶冶情操、放松心情的一种生活方式,比起在床上躺着刷抖音,我更喜欢劳作后大汗淋漓的感觉。也许骨子里流的是农民的血,所以对田园情趣有一种眷恋的情怀。

    种地让我满怀着一种盼望收获的希望,成了我安放飘荡心灵的寄托,是一种消除烦恼的解脱,是一种宁静和淡泊……


作者:重庆市黔江区 五公司黔江过境高速总承包指挥部一分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