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扫除中老铁路“拦路虎”

——四公司玉磨铁路9标施工侧记

编辑发布:网站新闻编辑部   时间: 2020-09-15 【字体:

肖帆 刘皓

    云南,位于我国西南一隅,看似偏僻,实则不然。早在秦汉以前,云南与东南亚之间就形成了一条民间商道,后人称之为“南方丝绸之路”。 

    正在建设的中老铁路是“南方丝绸之路”的现代版,是全球第一个响应“一带一路”倡议的区域互联互通典范工程。

    玉磨铁路是中老铁路的重要组成部分,北接玉溪,南至磨憨,全长约508.6公里, 设计时速160公里,承载着中老两国人民的期盼。其中,中铁十一局负责的该段第9标项目主要包括全线重难点控制性工程新华特长隧道和石头寨特长隧道,由四公司托管。

    目前,在近40℃以上高温的隧道施工环境中,冒着地震多发的危险,四公司建设者正在滇南大山中奋力掘进。

    四公司副总经理兼玉磨铁路9标项目经理王力介绍:“我们是2016年6月跑步进场的,现在正在争取早日打通这条中老国际通道。”

打通施工现代版“茶马古道”

    唐代大诗人李白曾说“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滇南山多,艰险不亚于蜀道。有人戏言, 云南是“彩云之南”,也是“施工之难”。

    从墨江县城通关镇到中铁十一局集团玉磨铁路9标项目部(四公司托管)所在地鱼塘镇,一路“九拐十八弯”。通关镇史称“茶马古道第一站”,因为作为驿站,可通可关,故名。

    一路翻山越岭,一路转弯,很快就会进入深山。沿线山路弯弯,溪流潺潺,云雾缭绕,满目苍翠。渐渐地,就会有人感觉有些脑涨,甚至还想呕吐。

    “前方项目部,距离不远了吧?”初来项目办事的人常常看到“中铁十一局”的标识牌后,都会心里陡然一亮。但是他不会想到,绕来绕去,沿山盘旋,会看到一个又一个“中铁十一局”的标识牌,但就是看不到项目部。

    “从通关到工地,长达30多公里,经常遇到道路不畅的情况,特别是雨季。” 项目党工委专职副书记潘兆军介绍。

    为了满足施工需要,他们换填路基、修筑涵洞、构筑挡土墙……据统计,修建施工便道,仅地材就消耗了10万多吨。由于道路曲折,到达一座隧道的一个洞口就有9个回头弯。

    施工便道以泥岩、砂岩等为主,遇水就会变为为一滩烂泥。如果遇到暴雨、地震,山坡还会发生坍塌,阻挡物资设备和人员进场,往往还要再打通一条备用便道。

    “由于特殊地形限制,山高坡陡,沿路山体稳定性差,易滑坡坍塌造成道路中断。” 潘兆军介绍,在运送物资时,如果障碍物无法跨越,他们就挽起袖子、扛着水泥及其他材料,徒步走过去。

    目前,为了保持便道畅通,保障物资供应,项目部在每个洞口都建有两条便道,同时专门设立了一个由20多个人组成的维护工班。

“对症下药”,破解高地应力难题

    目前,项目的新华隧道最后一个作业掌子面正在进行突击施工,这条特长隧道预计本月中旬贯通。在机器隆隆作响声中,只见头上环绕着水汽、大雾,脚下水沟水流淙淙,仿佛一座《西游记》里加强版的水帘洞。

     新华隧道全长15845米,是典型的滇中红层软弱围岩,节理裂隙发育,多为土层、全风化层或断层挤压带,隧道偏压严重,更是典型的高地应力隧道,日涌水量一般达58000方,是全线难度最大的高风险隧道。

    除了新华隧道,还有一座石头寨隧道,全长11842米。石头寨隧道Ⅳ、Ⅴ级围岩占比高达94.6%,同样是全线高风险隧道。

    在如此恶劣的地质条件下,高风险隧道让许多施工队伍望而却步。有的进洞仅施工一天,次日连工资都不要就走了;有的进洞考察后,连连摇头说干不了……由于多种原因,造成了施工进展一度缓慢。

    2017年2月,王力调任玉磨铁路9标的项目经理。他找出项目管理症结和短板后,迅速采取“重新建规立制,理顺经济关系,调整员工岗位”等一系列措施,引领项目管理迅速走向科学轨道。

    为加快施工进度,新华隧道6个作业面同时展开掘进作业, 并行施工。在每个掌子工作面,他们设置1.5个开挖班组,流水作业,同时二衬步步紧跟。项目部还通过公司总部协调,从兄弟项目抽调精兵强将支援。

    为加强技术攻关,由中铁十一局集团技术专家牵头,同时联合重庆大学,开展专项研究,攻克了管段内高地应力“拦路虎”。

    项目部积极进行施工方案优化,增加湿喷机械手,控制初支平整度,减小人员劳动强度,缩短作业循环时间,加快施工进度。他们推行隧道超挖控制考核制度,创造了单月掘进182米的全线高风险隧道施工记录。

    播种努力,收获成果,玉磨铁路9标项目在全线大放异彩。在业主组织的每月一次的进度考核中,2018年项目部10个月都夺得第一名。

    新华隧道地下水发育强,经常发生突水。一次,1号斜井遭遇突水,水深达两米。项目部小伙子脱下外衣,游泳过去安装水泵,用“反坡排水”成功排除涌水。

    石头寨隧道2018年发生三次涌水,其中最大一次涌水持续7天。眼看电缆就要被淹没了。项目年轻人穿着裤头,带着救生圈,跳入水中,扎个猛子,摸着水管前行,赶快把电动机捞出。今年7月,石头寨隧道顺利贯通。

    项目部注重科技攻关,已获多项发明专利,其中软弱围岩悬臂平台微台阶快速施工法,利用一个开挖台架悬臂平台完成上下导坑钻眼、装药,同时起爆、同时出碴,缩短工序间的衔接时间差,还同时给后续工序仰拱施工提供了更大的空间,降低了工序之间的干扰,缩小了掌子面与仰拱之间的距离,保障了隧道施工安全,加快了施工进度。

    进场以来,该项目施工进度一直处在全线前列,质量安全可控,得到了业主、设计、监理等单位和地方政府的好评。2018年、2019年,他们在全线20多个标段劳动竞赛中都进入前三名,多次得到中国铁路昆明局集团的好评。

给隧道作业面安装“空调”降温

    我们一走进新华隧道,就会感觉热浪袭身,水汽蒸腾。几个工人穿着工作服,正围坐在隧洞内的一座白色小屋,看到我们走近,他们站了起来。

    王力介绍:“这个小屋,是用大冰块砌筑的‘空调’室,目的是给大家降温。由于洞内温度高,大家换岗下来时脸都红了,撩开衣服看看,发现自己的肚皮也红了。” 

    原来,隧道本身存在高岩温,同时随着掘进长度增加,通风管路增长,风量衰减明显,到达工作区的风力变弱,导致通风散热降温效果差,隧洞内环境温度逐步增高。

    同时,混凝土施工产生的水化热、施工机械热以及爆破等产生的热量,也起到对环境的增温效果。刚爆破后的掌子面及工程机械附近,也比相邻区温度要高得多。

    王力表示,自己是技术人员出身,喜欢钻研。“经过认真分析,我们发现导致洞身环境温度较高的主要原因为:两座隧道均处在云贵高原地震带,为典型的高地应力隧道,隧道本身存在高地温,其次洞外处于亚热带气候,自然环境温度高,通过通风降温难度大,再加上施工热源增温,作业面普遍在40℃以上。”

    为此,项目部开展了科技攻关。为改善工人作业条件,他们斥资购买了许多风机。每两个小时,正在施工的工人就换班出洞休息,防止出现中暑现象;每天限定作业时间,每4个小时就轮换一次工班。同时,他们要求现场经理、工区经理、施工调度,都要到工地一线去靠前管理,发现安全隐患苗头立即采取措施。

    除了安装大型制冰机,他们还联合一家厂家,成功研制出功率为90千瓦的制冷设备,包括蒸发器和降温水箱等,保证隧道掌子面温度降低10℃以上,得到了各级领导的肯定。

    工人胡怀勇来自安徽六安,他说:“项目部提供的有力保障,让我们无后顾之忧,可以甩开膀子往前打。”

    自上场以来,中铁十一局集团玉磨铁路9标项目的建设者一路扫除各类拦路虎,助推沿线百姓从茶马古道跨入国际铁路大通道时代。中老铁路建成通车后,从昆明市至西双版纳仅需3小时左右,至老挝首都万象可实现夕发朝至。(审稿/肖帆)


项目在山间修筑的“十八拐”便道(摄影/鲁天恒)


新华隧道掌子面施工(摄影/鲁天恒)


建设者们在打风枪施工(摄影/鲁天恒)


施工人员在隧道内使用冰块降温(摄影/鲁天恒)


隧道内泥石流影响施工(摄影/鲁天恒)


当地突发地震,项目紧急调配设备救灾(摄影/鲁天恒)